返回上一頁 第二章 風波惡 回到首頁

第二章 風波惡
福明第二章 風波惡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朱由崧拿起一塊糕點,智腦卻突然發出了警告,這糕點當中含有慢性劇毒成分,雖然一次毒不死人,但是長期服用卻仍然會導致心臟衰竭,最后死狀與心臟病變無異,朱由崧看了看花新蕊,應該不可能是她,至于自己的母妃鄒氏就更不可能了。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看來回到了南京皇宮當中比之北京更加險惡,不過想想也是,原本在北京李太后病逝之后,自己的祖母鄭貴妃也就是如今的鄭皇后已經是一家獨大,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到她的地位,因此北京皇宮當中風平浪靜。

而來到南京之后,萬歷帝和鄭皇后對這些宮斗都有些意興闌珊,不想去管,因此后宮當中也就迎來了他的新主人,原本的太子妃姚氏鄒氏都是朱常洵的原配,后宮的規矩是母以子貴,姚氏無所出,因而居于正妃之位,卻不爭寵,而鄒氏孕有二子朱由崧和朱由榘,馬敏兒入宮之后,也孕有一子朱由樺,雖說現在朱由崧的地位穩固,不過馬敏兒卻不怎么甘心,因此在宮中爭寵,這就讓南京宮中風波不寧。

這些事情朱由崧在北京在山海關已有耳聞,卻沒想到一回到南京就遇到了這么一份大禮。

花新蕊看了看朱由崧拿起糕點,卻不動了,不禁問道:“殿下,這糕點不和你胃口嗎?”

朱由崧搖搖頭道:“不是,新蕊姐姐,你說這些糕點都是從母妃那里送來的?母妃這些日子身體還好嗎?”

“太子妃娘娘的身體還好,只是二殿下的身體卻一直很弱,最近甚至嘔出血來,宮里甚至有人說……”

朱由崧說道:“說什么?直接說無妨!”

花新蕊這才說道:“有人說是因為殿下的命格太過霸道,占了太多的福分,以致于讓二殿下折福!”

朱由崧冷笑道:“胡說八道,既然二弟身體不舒服,那么我就去看看,到底是個怎么回事?”

朱由榘作為朱由崧的二弟,如今也有十一歲了,前些日子剛剛被封了王爵,但是因為身體虛弱誰也沒有提出就藩的說法。朱由崧對朱由榘也不怎么了解,甚至還不如跟朱由校的情分深厚。

第二天一大早,朱由崧就來到了鄒氏的寢宮當中,因為朱由榘的身體虛弱,鄒氏都是親自照料他的起居,朱由榘也是住在這寢宮當中。

“孩兒拜見母妃!”朱由崧正要行大禮參拜,鄒氏卻看到朱由崧不禁笑道:“母子之間,那么多禮做什么,我聽你父王說這些日子你在北方做的不錯,著實是為我們大明皇族爭了口氣!”

此時旁邊的珠簾被人掀開,一個穿著明黃蟒袍的小孩子在宮女的攙扶之下走了出來,一邊咳嗽一邊說道:“母妃,我聽說皇兄來了,咳咳,我早聽說皇兄年少英武,在北方又立下了大功,著實令人佩服!”

朱由崧看了看這個朱由榘,臉色臘黃,身體干瘦單薄,似乎一陣風就能把他吹倒,朱由崧小時候也見過他這個兄弟,那時候朱由榘還是一個胖胖的嬰兒,卻沒想到越長大,身體卻越發差勁起來。

不過朱由榘的談吐倒是不凡,與朱由崧言談之間引經據典,可見其博學,鄒氏笑道;“你們兩兄弟先談著,我去給你們準備午膳!”

“皇弟,你把手腕拿給我,我給你把把脈!”

朱由榘奇道:“皇兄還會把脈?”

朱由崧笑道:“在戰場上跟軍醫學的,只是粗通而已!”

朱由榘依言將手腕伸了出來,朱由崧將手指搭在上面之后,邊裝模作樣的看是切脈,實際上他哪里會什么切脈?不過是利用智腦來探查朱由榘的身體而已,而智腦得出來的結論果不其然,一來是因為朱由榘原本體質就偏于虛弱,二來則是因為那種慢性毒素。

跟鄒氏身邊的宮女交流之后,才知道鄒氏因為年紀大了,惜福養生,對于那種甜膩的糕點并不怎么熱衷,不過朱由榘卻最喜歡這種甜食,因為送到寢宮來的糕點都帶有那種慢性毒成分,因而也就造成了朱由榘如今虛弱的體質。

因此朱由崧直接向鄒氏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母妃,皇弟身體這樣弱,也不能一直拖著,不如就讓他跟我去,我來治他的病如何?”

鄒氏奇道:“太醫院的人都沒辦法治療榘兒的病,你就能治?”

朱由崧笑道:“太醫院的人都把皇弟當成皇子皇孫,卻沒把他當成病人來看,自然沒辦法把皇弟的病治好,不過我就不同了,放心吧,母妃,幾個月之后我就還你一個健健康康的小皇子!”

鄒氏笑道:“你從小就有主見,把榘兒交給你我也沒什么不放心的!”

朱由崧首先將朱由榘帶到了江采萍的醫館當中,如今江采萍不但是醫館的醫師,更是醫科大學的教師,她不但繼承了李時珍的衣缽,而且還開始研習朱由崧提供給他的現代醫術,這讓她的醫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儼然是天下第一神醫的樣子。

經過江采萍的診治之后,朱由崧到也放下心來,慢性毒的成分倒是不難解,開過解毒藥散,服用幾劑之后就能夠痊愈,關鍵還是朱由榘原本的虛弱體質,這讓江采萍有些投鼠忌器,對此朱由崧也有辦法!

南京郊外的一處空地當中,有一座用白色的大理石和鋼筋圍欄建成的莊園,不過沒有絲毫的美感,完全是方方正正的建筑,里賣弄則不時傳來一聲聲清脆的喊叫。

“皇兄這是什么地方?”因為剛剛服用了解毒藥物,因為藥力的發作而顯得身體更加虛弱的朱由榘看著眼前的奇怪莊園,不禁問道。

朱由崧笑道:“皇弟,這里就是少年軍校,今后的幾年你都要在這里度過,你不是想要成為大將軍嗎?在這里你就能學到行軍打仗的知識!”

朱由榘的眼中冒著星光,說道:“真的嗎?”

朱由崧嘿嘿一笑說道:“當然是真的!”不過他在心中卻暗自說道,不過在這里也要承受根據年齡階段制定的最大限度的訓練任務。

現在的皇家少年軍校起源與北海的孤兒訓練營,不過現在已經成了一個陸大的附屬學校,而且各個衛所長官的子弟也都紛紛進入學校學習,如果最后沒辦法畢業,就沒資格繼續擔任衛所長官。

而后來,一些想要在朝廷出人頭地,有沒有念書天份的人也紛紛加入了軍校,其中還有很多家族的庶子,而這次朱由崧將朱由榘送入軍校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而后來朱由崧在改革藩王制度的時候,也將那些藩王世子庶子統統扔進了軍校當中,這讓人以為皇家少年軍校實際上就是培養皇家子弟的一個學校,因此為了跟皇家子弟結交,很多家族也都派出了自己的子弟加入軍校,而少年軍校也就成了大明貴族世家子弟必須要經過的一道坎,如果邁不過去,甚至連接成爵位的資格都沒有。

皇家少年軍校由喬豐秀擔任校長,從中挑選有資質的孩童交給他們天生拳和三皇炮錘拳。天生拳對于強身健體那是最有效不過了,而且在軍校當中,跟人交流接觸也比總呆在宮里,跟人勾心斗角要強得多。而且朱由榘不是一直羨慕朱由崧能夠在北疆縱橫馳騁嗎?他要是也想上戰場,至少得學點東西。

對于投毒的事情,朱由崧并沒有張揚出來,而是首先向朱常洵通報了此事,畢竟自己有些地方已經做得有些讓朱常洵不滿意了,他并不想引起父子對抗,因此他有必要跟自己的父王朱常洵交流一下,而且宮中投毒畢竟不是小事,作為馬上要登基的太子,他也有權利知道。

“你認為是誰干的?”

朱由崧說道:“父王,有些事情不必說的太清楚,以父王的聰明才智怎么會不知道,如果太過放任身邊的那條毒蛇,就會對自己的親人造成傷害!”

朱常洵嘆道:“崧兒,你果然長大了,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處理吧!”

這種宮中秘案的調查必須是秘密進行,秘密調查進行的不算是太過順利,因為事情必須從宮中察起,所以有一定的困難,好在安全局一開始成立就是獨立于明朝各個情報機構之外,花了十幾天的時間,總算是有了些頭緒。

對方的下毒既不是在御膳房也不是在太子妃寢宮,這兩個地方都太容易被察到了,因此他們選擇了在途中投毒,原本宮中送膳是有規矩的,途中是不允許打開的,而對方卻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中途打開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送膳之人雖然被滅口了,不過那下手的人卻被抓住了,那人正是馬敏兒的心腹宮女紅玉,自己的心腹作出這種事情,真實情況已經昭然如揭。

不過令朱由崧沮喪的是,朱常洵仍然選擇了包庇,只是將罪責推到了那個宮女紅玉身上,而這件事情結束之后,朱常洵也就要登基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福明 https://lnwow.com/info-1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