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圣手蕭寒 回到首頁

第一章:圣手蕭寒
異世怪醫第一章:圣手蕭寒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一章:圣手蕭寒

“啊!”蕭寒忽然醒了。938小說網 www.938xs.com還沒等睜開眼睛,雙手下意識的捂住胸口,一個側身,就要逃離那尖銳的刀口。這是他醒來之后的第一個念頭,作為一代醫圣,他比誰都清楚,要是那一刀真的刺下去的話,后果將是多么的可怕,就算是醫療設備再怎么先進,也不可能在挽救他的性命。

“咚!”由于側身的力量過大,并沒有反應過來的蕭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時間,看見周圍景色的蕭寒頓時驚愕了,“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遭遇了刺殺嗎?這是在那里?”舉目四顧,異常華麗的房間出現在蕭寒的眼中,四方桌,香案,文印,一派古色古香。頭頂位置是一張超大的床,雖然蕭寒對古董并沒有研究,但是卻也看得出來,此床所用木料乃是以前蕭寒一直夢寐以求的紅木,床的四周,還有著精致的玉器雕琢。

“這到底在那里?”陷入無比驚愕之中的蕭寒腦中盤恒著這個問題。

還記得當時是元宵節,因為沒有親人和朋友,蕭寒在公寓看著晚會,吃著那保姆為自己準備的元宵,心里面還一個勁的在想今年會有多少的收入。

忽然,本來還在廚房忙活的保姆的聲音立即停止了,多年被刺殺的經驗告訴他,這一次好像殺手又出現了。也沒有慌張,畢竟,作為一個性格怪異的醫生,他黑白兩道都得罪了不少人,這種事情也時有發生。

雙手摸進懷中,蕭寒迅速的找到了自己將要使用的銀針,在他的眼里,那些槍械還沒有自己的銀針管用。

“不好?有狙擊手!”一瞬間,出于對周圍環境的敏感,蕭寒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可能,也就幾乎在同一時間,蕭寒直接一個側身,翻進了沙發于茶幾之中的間隔。

“轟!~~”與此同時,槍響了,就在剛剛蕭寒做的沙發上,還沒等全面的掉下地,沙發就已經如炮仗一樣,爆裂開來。

暗叫一聲‘好險!’剛剛的他,只要在晚那么零點一秒鐘,相信現在爆裂的就不是沙發了,而是自己的腦袋。

危險并沒有就此解除,相反的,還暗暗慶幸的蕭寒忽然就聽見了急促的腳步聲,還沒有等自己反應過來,只見幾名黑衣大漢就已經找到了蕭寒的躲藏地。

霎時間,別墅里面槍聲大作,且還及其細密,這表示這這伙人是不殺蕭寒誓不罷休。

側身一陣翻滾,還好,他并不是待宰的羔羊,雖然身手并不如在世的那些武林高手,但是也算是有個一流的水準了,只是在一眨眼的時間,蕭寒就已經從茶幾底下鉆了出來微弱猶如星光一般的寒芒從蕭寒手中發起,直沖那些黑衣人的面門。

短短就是這幾針,對方好幾個黑衣人就此失去了知覺,不得不說,蕭寒雖然人品不咋樣,但是施針的手法還是很熟練的,大腦幾乎沒有經過思考,就已經擊中了好怕幾個黑衣人的麻穴。

當然,襲擊并沒有就此停止,相反的卻更加了厲害了,一不小心,本來還覺得萬無一失的蕭寒手臂上面就已經中槍,血流不止。

雖然那些黑衣人的槍法并不是一擊必中,也架不住人多啊?就算是在這別墅里面大大小小一陣胡亂射擊,相信蕭寒也會中彈,更別說這些是職業殺手了。

“啊!~~~”只聽見一陣劇烈的嘶吼聲,小保姆已經被蕭寒手臂上的血跡險些嚇暈過去。

一看見廚房門口還有一個小保姆,直接,很多黑衣人的槍口就立馬對準了她,準備開始先殺了那小保姆。

“不好。”也不知道當時的蕭寒是怎么想的,幾乎是出于下意識之間,就直沖小保姆那抱頭蹲下的地方,想要在這槍林彈雨之中救下這個無辜的生命。

誰知道,在一沖向小保姆的面前,小保姆眼神之中閃過一道寒光,那锃亮的匕首就已經閃現了出來,直刺葉冥的胸膛。

等到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陌生的地方了。

“我不是在做夢?這里不是地府?”一連串的問題出現在蕭寒的大腦之中,猛然間,一陣清涼的感覺灌入腦海。陌生的記憶把本來還算是鎮定的蕭寒差點下一跳,終于,幾個呼吸間這份記憶灌輸完畢,蕭寒也因此極度震驚了起來。

“重生?轉世?還是我TM的穿越了?”楞了半晌,他都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時伺候的下人卻一陣驚慌,他們從來沒有看見少爺這樣過,居然緩慢的恢復了精神,不敢遲疑,甚至就連招呼都沒打,直接沖出去叫家主了。

整理了一下那模糊的信息之后,蕭寒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

“我擦!哥見過病入膏肓的,但是也沒見過這樣虛弱的身體啊!這悲劇男到底是怎么活下來的?”真是不檢查不知道,一檢查差點沒有把蕭寒給氣暈過去,前世救人無數,卻沒有遇到過如此年輕就這般糟糕的身體。

骨瘦如柴,筋脈堵塞,肌肉松弛,骨骼脆弱,很顯然就是一個從小就臥床不起的病秧子,能夠活到現在已經是天大的奇跡了。

“這哥們也真夠慘的啊?八歲就開始得病,一個月都看不見一次陽光,難怪這皮膚這么白,我了個去的,老子怎么穿越到這種病秧子的頭上了啊?還兼職小白臉!”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這身板落在老子手里也算因禍得福,依照本大爺的醫術,最多三個月,雖然不能像以前一樣修煉古武,但是好歹也可以增強體質。至于醫術,那家伙和體質并沒啥關系。就是這病…………依照我的醫術,現在的條件還真沒有辦法根治這病!”

一想到這家伙先天性心臟病,蕭寒就頭痛了起來,就算是現在的他,擁有著超強的醫術,但對于這病,也只能頭痛。依照現在這貨身處的世界,動手術是天方夜譚。還如此嚴重,就連動手術換心臟都不可能成功。

檢查完身體,蕭寒的臉色也漸漸變的沉重了起來。在這里,自己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只是孤零零一個人,雖然這具身體有著親人,可蕭寒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怎么可能轉過這個彎?

從來沒有過的失落感出現在心頭,他現在要在這個世界生活,不管是自己愿意還是不愿意,都已經成為了定局。

“真他媽的造化弄人啊!”蕭寒突然對前世的這句經典的話有了更深的體會,‘生活就像強、奸,既然無力反抗,就盡情的去享受吧’何況那女被玷污的女子的命運怎可和此時的他相比。

異世界,永遠都代替不了蕭寒那骨子里那一份身為華夏人的驕傲:“就算是我在這個世界怎么出彩,再怎么無敵,也終究只是一個異族人而已,永遠都回不到那原本屬于我的世界,那深愛的華夏。”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蕭寒的思緒,不用想都知道是那悲劇男的爺爺來了,這房間之中,除了他還真沒有幾個人進入這個房間,藍央帝國前大元帥,蕭凌蕭戰神。

雖然蕭寒對這個世界上面的人并沒有什么感情,那是總不能在一開始就露餡,讓別人把悲劇男當失心瘋抓起來吧?

房間大門被打開,老者急匆匆的來到了蕭寒的床前,急切的看著蕭寒:“寒兒,你覺得怎么樣?是不是比以前舒服多了?”蕭寒看得出老爺子對這悲劇男的關心。

“怎么了?怎么了?小寒,是不是不舒服啊?快!快!你們還楞著干嘛?還不趕緊叫大夫啊?”還沒等蕭寒說話,老爺子再次大吼,雙眼猶如銅鈴般一瞪,嚇的那下人連滾帶爬的沖出去叫大夫。

心中一陣暖意從心中泛起,在前世,蕭寒從來沒有這種被關心的感覺,雖然他知道,老者只是關心那個已經死去的悲劇男,但是自己和那悲劇男真的就沒有一點關系了嗎?

自己繼承了他的一切,繼承了他的身體,血濃于水,本來冰冷的心在第一次看見蕭凌的時候已經發生潛在的改變,只是微笑到他就連自己都沒有察覺。

“爺爺,我沒事!現在感覺好多了,您不用為我擔心,我真的沒事。”說出這一段話的時候,蕭寒的喉嚨里面就好像是有什么東西堵住了一樣,稍稍有點梗咽。

爺爺,這是他平生第一次叫出這個稱號。

“乖,還是叫大夫前來看看吧,這樣我才能放心。”老人家依舊不放棄,堅持道。

蕭寒知道,這是人家老爺子的一片心意,要是在推辭的話,老爺子恐怕就要生氣了。于是默默的點點頭。

不一會,只見一個中年男子急匆匆的來到了蕭寒的房間,就連招呼都沒打,徑直來到蕭寒的床前,為蕭寒把起了脈,面色凝重。

“悲劇男”常年臥病在床,和郎中打交道的多了,大家都是熟人,老爺子也并沒有覺得失禮,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

“神醫?怎么了?是不是我孫兒的身體出現什么變故了?你倒是說話啊?”老爺子此時顯然很是焦急,畢竟,這個孫兒是自己最寵愛的人啊!

“不是!不是!不是!”一口氣說了三個‘不是’,醫師顯然不贊同老爺子的看法。

整理了下思緒,郎中又道:“三少爺的癥狀,老朽行醫多年卻未曾見過,不瞞您說,三個月前的他已經接近幽靜燈枯,料想就算是您為其輸送星力,也堅持不了半年,但是現在卻………………”低著頭,郎中在也不知該用什么樣的詞匯去形容蕭寒的病況了。實在是太詭異了。。

面容接近憔悴,就算是他沒說,身為修星強者的蕭凌怎么會一點都沒有發現孫兒的病情呢?搖搖頭,說道:“哎!其實就算是你不說,我也知道,那時候寒兒已經病入膏肓,甚至隨時都有著生命危險,這不才急著找陛下賜婚沖喜嗎?老夫愧對皇室,愧對九公主啊!~~~”

郎中思索了很長的時間,這才緩緩道出現在的實情:“此時的三少爺,身體雖然還和以前一樣虛弱無比,但是不知怎么的,在經過半個月的調養,靈魂力量居然強悍到令老夫無法想象的地步,照這樣下去的話,要是能夠維持不變,相信不出三個月,就算病根暫時無法清除,也可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

說出這話,郎中自己都很難相信,但卻是實情。

“你說什么?”老爺子瞪大眼睛,整個人石化了一般,身體僵硬在了那里,匪夷所思,這世界還真的有這樣匪夷所思的事情?

“吉人自有天相,按照現在的狀況,身體里面的疾病已經得到緩解,三個月的時間已經是保守的估計,只要不在回到以前那種狀態,相信絕對不會出什么差錯的。”雖然十分震驚,但是作為一名醫師,為患者家屬解答,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還好這神醫有點見識,震驚之中還保有一份冷靜。要是換個庸醫的話,相信早就畏畏縮縮的以為見鬼了呢?

“你說的是真的?”老爺子就好像是抓住了一支救命稻草,眼神之中閃出迫切的光芒。

“我以人格擔保,今天所說的話絕對是真的!”長松一口氣,雖然醫師也不明所以,但是他看蕭寒的身體狀況,卻是值得肯定的。

而此時的蕭凌,卻也和郎中一樣的表情,詫異,絕對的詫異。

“現在的三少爺需要休息,元帥!我就不打擾了,只要他一直保持著這樣的情況,相信之后我這郎中也不用在出現在蕭家了。”歉意的微笑一下,郎中起身告辭,看老爺子的臉色就知道,他想要單獨和自己孫子聊聊,這點眼色他還是有的。

“不用開點藥調理一下?我看小寒現在的身體還是很虛弱?”見郎中告辭,老爺子試著詢問道。

“是藥三分毒,在這十幾年之中,三少爺幾乎每天都在藥物之中度過,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開藥,蕭老將軍您就放心吧!”說完不等老爺子來送,直接退出房門,還順帶把門帶嚴實了。

蕭老爺子目送郎中離開,來到蕭寒的面前,看著寶貝孫子,關心道:“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我感覺很好?”對于老爺在古怪的表情,蕭寒有些莫名其妙,這“悲劇男”好了,老爺子應該高興啊。

“那就好,那就好,最近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感覺?或者是一瞬間的事情,你并沒有察覺?”老爺子還是問起了蕭寒,老爺子心里面想要查清楚發生在他孫子身上奇怪的變化,生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蕭寒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其辭。蕭寒如果說出來,相信老爺子會更疑神疑鬼,認為蕭寒得失心瘋。蕭寒不想自討苦吃。

老爺子問了半天也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說道,“我把你病好的消息去通知給家里其他人,過幾天他們就會趕回來看他。’說罷退出了蕭寒的房間,讓他靜心休養。

老爺子走了,蕭寒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蕭寒發現演戲也沒有想象的那般困難,上輩子是要發現自己又這特長,也不用到處為錢奔波了,想起那些演技爛到一塌糊涂的娛樂明星卻不痛不癢的掙著大錢,他心里就十分不爽。心里面狠狠的數落了一番,蕭寒這才準備整理一下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的記憶、思緒。總不能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在床上度過三個月的時間吧?蕭寒心里清楚裝也得在床上呆一個月,畢竟事出反常必為妖………………

異世怪醫 https://lnwow.com/info-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