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892章 你不該斷更 回到首頁

第1892章 你不該斷更
北宋大丈夫第1892章 你不該斷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遼軍在瘋狂的逃竄著,視線之內全是人馬。

宋軍在追趕。

瞭望手的視線內,遼軍就像是野馬群般的在四散狂奔,而宋軍就像是去捕捉野馬的人,在分散追趕。

數十萬大軍的追殺場景,何其壯觀啊!

沈安緊緊地追著耶律洪基不放,可一路上不斷有遼軍來阻截,漸漸的,他失去了耶律洪基的蹤跡。

“瑪德!”功虧一簣啊!

沈安很是惱怒,正好前方一群遼軍敗兵被圍住了,依舊在頑抗,他帶著鄉兵們沖了過去,喊道“閃開!”

包圍圈閃開了,鄉兵們把手雷扔了進去,炸的那些敗兵慘叫連連,隨后全部跪了。

“特么的!特么的!”沈安兀自還在生氣。

差點就抓住了耶律洪基啊!

就是那個扛旗的蠢貨擋住了,否則……

“燕國公,陛下召見!”

后面追來的是親事官,這些身材高大的人樣子此刻看著興奮異常,不時看一眼前方,大概是想去追殺。

“哎!”沈安很遺憾的搖搖頭,說道“傳令下去,一路追殺,別停下。”

親事官說道“這是要官家來決斷吧?”

“此事官家交給了某來指揮!”

軍令下達,萬眾歡呼。

趙曙得了消息后就笑道“這是要追殺到底了。”

富弼說道“陛下,此戰一敗,遼人再無回天之力,咱們自然要除惡務盡,不給他們重整旗鼓的機會。”

趙曙點點頭,說道“如此都跟上。”

宋軍留下了鄉兵打掃戰場,隨后全軍追擊。

遼軍丟棄的糧草輜重不計其數,全數被宋軍收攏。

有人驚嘆道“某當年看過遼人寫的北伐相關,說是太宗北伐失敗后,遼軍一路追殺,尋找的輜重不計其數……就和如今一般啊!”

宋軍一路追殺,這也出乎了遼軍的預料,不斷有人馬力耗盡后請降,還有更多的人被追上后圍殺。

越到后面,請降的遼軍就越多。

“找人來問問。”

沈安和趙曙會和后,叫人弄了俘虜來問話。

“為何請降?”

俘虜頹然道“跑一跑的,突然覺著天下之大,并無容身之地,覺著……很害怕。”

“這是絕望了。”沈安自信的道“這一路直驅中京道,陛下,犁庭掃穴不遠了。”

趙曙欣慰的道“若是能一戰攻下中京城,遼國……這就是亡了吧?”

文彥博點頭道“國都失陷,他們就算是存在,也只能去上京道那邊廝混,那就是部族,哪里還是遼國。”

……

耶律洪基只知道一路狂奔,身邊的人越來越少。

他幾次停下來想收攏些人馬,可宋軍卻緊緊地追趕而來,他只能再度遁逃。

當到了澤州城下時,他喊道“開門!”

城門打開,耶律洪基卻愣住了,他在想進去做什么。

后面有宋軍在追趕,他什么都不能做。

“陛下,這是……”

守將看到他只是帶著千余人的殘兵敗將,不禁一怔,旋即跪下,“陛下,大遼敗了嗎?”

耶律洪基慘笑道“準備糧草,只要到了大定府,總是還能東山再起。”

守將二話不說,進去弄了糧草來,隨后帶著守軍出來,準備跟著一起逃。

這時候澤州已經失去了堅守的意義,還不如保存實力去大定府。

“點一把火!”耶律洪基的眼中全是狠色,“咱們得不到的東西,也不能留給宋人。”

“宋軍來了!”

耶律洪基趕緊奔逃,什么點火,逃命要緊。

當看到大定府時,耶律洪基長嘆一聲,說道“出擊時大軍浩蕩,此刻卻狼狽不堪……”

蕭明銀說道“陛下,大定府中有十萬大軍,咱們去草原收攏了阻卜人,隨后還能反攻。”

耶律洪基點頭,“好,進城,收攏了錢財就走。”

“開門!”

守城的將士見到狼狽的耶律洪基后,不禁都傻眼了。

“這是敗了?”

“可回來的竟然只有數千人,那可是三十萬大軍吶!”

“……”

士氣在漸漸消散。

耶律洪基一路進了皇宮,有內侍來迎接,被他一刀剁了。

他急匆匆的去收拾印璽等物,還有歷代遼帝的珍藏,那些才是大遼的寶貝。

“快些,把東西都帶上。”

耶律洪基急切的看著那些人在收拾財物,恨不能馬上就跑。

此刻的他早已沒有了什么據守的想法,只想往草原上逃。

只要逃到了草原上,他就能糾集了那些部族重新強大起來,到時候臥薪嘗膽,未嘗不能逆襲。

稍后收拾了那些印璽,耶律洪基微微點頭,那些侍衛沖上去砍殺。

那些內侍和宮女想不到自己忙碌了半晌竟然得到這個結局,有人狂奔,隨后被追上亂刀砍死。

蕭觀音如今已經搬到了偏殿居住,聽到了慘叫聲后,她依舊沒抬頭,繼續看書。

書是被翻看了無數遍的石頭記,許多地方她都能完整的背出來,可依舊在深讀著。

里面一個個鮮活的人物仿佛就在她的眼前,他們或是歡笑,或是悲傷。而賈家從一個豪門漸漸沒落的過程讓她感慨不已。

“大遼就是這般吧。”

她想起了大遼的這些年。

若是沒有石敬瑭的幫助,大遼依舊是關外的一個部族式的國家。

可得了幽燕之地后,大遼就漸漸變了,變成了一個類似于漢人的國度。

這個國度傲慢了百余年,現在終于要沒落了。

就和書里的賈家一樣,不管是一個家還是一個國,擊敗他們的只是自己。

“娘娘!”

一個宮女跑進來,惶然道“娘娘,敗了!陛下敗了!”

蕭觀音哦了一聲,抬頭茫然看了外面一眼。

外面陽光明媚,讓她想起了當年。

少女時代的她喜愛讀書,在這等時候,她會帶著侍女在花園里轉悠,看著蝶兒紛飛,看著花兒綻放。

可時光一去不回來了呀!

她突然覺得心很痛。

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再也回不來了呀!

“陛下在整理行裝,娘娘,咱們也趕緊吧。”

漸漸的,這里聚攏了許多人,連太子耶律浚也來了。

“趕緊什么?”蕭觀音就坐在那里,脊背筆直,“他并未令人來傳喚,那么就是忘卻了我們。”

“娘娘!”眾人惶然。

“我知道他。”蕭觀音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敗的,但大敗之后的他會惶然,此刻他的腦子里就只有他一人,所有人都被忘卻了。如此也好,等著吧。”

外面漸漸熱鬧了起來,這里卻越發的安靜了。

稍后有人在叫喊。

“陛下要去上京道游獵了!”

“游獵?”蕭觀音冷笑道“上京道全是那些部族,他能控制誰?最后和野狗一般的茍延殘喘罷了。”

“娘娘!”眾人覺得絕望,不禁跪下問道“我等該如何?”

“等!”

蕭觀音冷靜的說道“等他們走了再說。”

稍后腳步聲遠去,外面漸漸安靜了下來。

蕭觀音吩咐人去外面查看。

“娘娘,都跑了,全都跑了!”

中京城徹底空了。

大部分軍民都跟著耶律洪基往上京道跑,剩下的只是老弱病殘,或是不想跟著去的。

“出去看看。”蕭觀音帶著那些人出了皇宮。

街道上很是空曠,只有些丟棄的雜物,訴說著先前的慌亂。

“這里有女人!”

幾個留下的軍士發現了蕭觀音等人,不禁歡喜不已。

此刻什么帝王,什么皇后,這些都是浮云。

亂世中,人命都是平等的,那些人最喜歡去凌虐那些身份高貴的男女,以此取樂。

軍士沖了過來,蕭觀音身邊的人大多跑了,只剩下兩個宮女和他們母子。

蕭觀音拔出了長刀,咬牙道“殺了他們!”

可他們這點人那里能廝殺。

馬蹄聲驟然而起。

幾個軍士愕然回身。

長街上,馬蹄聲漸漸清晰,隨即密集。

“是宋軍!”

當那些騎兵轉過拐角出現時,那熟悉的甲衣刺痛了幾個軍士的眼睛。

有人喊道“我等擒獲了皇后歸降!”

馬蹄聲越來越急促。

“跪下!”

那些宋軍舉刀高喊。

幾個軍士茫然站著。

隨后人頭落地。

蕭觀音把耶律浚擋在身后,獨自面對著這些來自于大宋的武人。

“是遼人的皇后!”

這隊騎兵大笑著,有人說道“把她捆了!”

“捆個屁!這等時候,帝王和那些女人都不捆,懂不懂?看著他們,某去稟告。”

蕭觀音帶著兒子和兩個宮女站在了邊上,隨后不斷有宋軍進城。

“搜索各處!”

一聲命令后,宋軍散開了。

一個將領帶著一群黑甲騎兵來了。

那些宋軍上前行禮。

“見過國公。”

蕭觀音看著那個男子,突然覺得心慌。

他……

他是誰?

鹽菜扣肉嗎?

那個男子不時看她一眼,然后又吩咐了些什么,就走了過來。

蕭觀音有些站不穩了,臉頰緋紅。

“你是……”沈安問道“蕭皇后?”

蕭觀音的漢話很不錯,她抬頭,問道“你是……鹽菜扣肉?”

沈安愕然,他曾聽聞蕭觀音喜歡自己的石頭記,但壓根就沒當回事,此刻聽到這個久違的筆名,不禁莞爾道“對。”

曹佾也來了,大伙兒都在等蕭觀音說出一番話來。

什么話呢?

就是帝王和皇后被俘后,會說些什么不知天兵威武,不該負隅頑抗,如今我幡然悔悟了等等。

一句話,就是服軟,用逼格高的表達方式說出來。

沈安也在等待著。

蕭觀音抬頭,神色嚴肅。

周圍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她微微皺著好看的眉頭,認真的說道“你不該斷更!”

……

晚安。求月票。

北宋大丈夫 https://lnwow.com/info-52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