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893章 烏合之眾,遼國覆滅 回到首頁

第1893章 烏合之眾,遼國覆滅
北宋大丈夫第1893章 烏合之眾,遼國覆滅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耶律洪基一路狂奔,直至到了臨潢府時,這才松了一口氣。

他進城之后,第一道命令就是戒備。

隨后就是沐浴。

沐浴出來后,他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手下已經帶來了兩個少女。

“陛下……”

隨后就是享受。

男人在飽受打擊的時候,女人就是最好的解藥。

當天色大亮時,耶律洪基醒來了,趕走了兩個少女之后,他接到了一個好消息。

“陛下,阻卜部來勤王了。”

耶律洪基不禁熱淚盈眶,但帝王的狐疑讓他淡淡的道“帶他們的頭領來。”

稍后幾個頭領被帶來了。

“博羅特見過陛下。”

阻卜部剛發生了一次上層變動,博羅特成功的干掉了幾個老邁的首領,成為了新頭領。

耶律洪基看著年輕的他,問道“阻卜部在想什么?”

博羅特說道“陛下,阻卜人在擔心宋人的瘋狂,若是他們進入上京道,我們的牧草將會染上鮮血,牛羊將會成為他們的軍糧,而阻卜人將再無生路。”

這是一種表態。

在大宋這個威脅之前,阻卜部和大遼是一體的。

這個表態很現實,耶律洪基滿意的道“如此……設宴。”

什么忠心耿耿都比不過這等現實的話,耶律洪基放心了大半。

他現在需要籠絡這些部族。在失去了大遼的精華地帶后,他也失去了糧草補給,而阻卜人就是最佳的資源地。

所以無論如何,他現在都得善待阻卜人。

肥羊被宰殺,然后煮了一大鍋,大盆大盆的裝上來。

邊上一把小刀,一點鹽,外加酒水,這就是一頓美餐。

肥美的羊肉讓人忍不住流口水,來自于大宋的美酒讓人陶醉。

“阻卜要和陛下同生共死!”喝多了之后,博羅特興奮的說道。

耶律洪基心中一動,覺得這是個好兆頭。

“來。”博羅特用切肉的小刀割開了手,隨后把鮮血滴進去。

若是有大宋人在的話,定然會說這是要斬雞頭喝血酒啊!

耶律洪基毫不猶豫的照辦,兩人隨后交換了酒碗,把對方的鮮血混合著酒水喝了下去。

“哈哈哈哈!”

博羅特仰頭大笑,隨即摔了酒碗。

呯!

外面一陣廝殺聲傳來,耶律洪基大怒,剛想起身,卻覺得渾身酸軟。他指著博羅特,搖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他的侍衛被沖進來的阻卜人亂刀砍殺,博羅特起身道“什么大遼!早就成了狗屎!”

隨后阻卜大軍進入了臨潢府,在城中清剿。

當完全控制住臨潢府之后,博羅特率領人馬出發了。

“我們去試試宋人。”博羅特的眼中全是野心。

阻卜人想要更多的地盤,需要更多的仆役。

第三日,他們遭遇了一股宋軍,斥候一沖就擊潰了他們,回來稟告道“宋人不堪一擊。”

博羅特搖頭,“若是不堪一擊,遼人為何會被擊敗?”

有人說道“遼人早就糜爛了。”

這個倒是。

遼人的權貴跟著宋人的權貴學享受,結果學到了生活糜爛,毫無斗志。

當遇到了一萬余宋軍時,阻卜人謹慎的派了兩萬人去,結果宋軍一觸即潰。

“這是……機會來了。”

博羅特歡喜的道“把耶律洪基帶來。”

耶律洪基被帶來后,博羅特問道“宋軍可強大?”

耶律洪基冷冷的道“強大,無比強大!”

“哈哈哈哈!”博羅特不禁大笑了起來,說道“若是宋人真的強大,你就會說弱小。所以……全軍出擊!”

這個蠢貨!

若非是沒提防下藥,玩心眼的話,耶律洪基這個帝王能碾壓所有阻卜人。

他就是知道這樣說才能激發阻卜人的野心,然后急吼吼的去沖殺。

去吧。

若是你們能擊敗宋人,朕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大軍到了豐州時,遭遇了宋軍的斥候,并且說發現了宋人的大軍。

“準備!”

阻卜人一直被遼人壓制著,這次重整旗鼓就是想翻身做主人,此刻亂糟糟的,隨后被那些小頭領驅趕著列陣。

“宋軍五萬!”

這個發現讓阻卜人歡喜不已。

“我軍六萬,咱們不怕!”

阻卜人覺得這是個機會。

“宋軍是誰領兵?”博羅特讓人去查。

“是那個沈安。”

呵呵!

博羅特想到了上次被沈安下藥的經歷,不禁想死。

報仇的機會來了啊!

兩軍漸漸逼近。

沈安微笑看著阻卜人在靠近,說道“當年阻卜人尋求支持,大宋給了些兵器,不多。但卻成功的激發了他們的野心。此次遼人滅國,他們果然心動了,竟然掃滅了上京道,只是不知道耶律洪基在哪,若是被他們干掉就太美了。”

大宋的目標是犁庭掃穴,必須要把耶律洪基弄到手,不管是尸骸還是活人,弄到手之后,也就意味著遼國覆滅了。

這是此戰的最大目標。

“我的兄弟!”

博羅特瞇眼看著宋人的陣列,說道“他們竟然用步卒來列陣,什么意思?”

“有遼軍說是什么火器,很厲害。”

“那就試試吧。”博羅特說道“他們也就五萬人,擊敗他們,我們就是這塊草原的主人。隨后還能一路攻打中京道。”

此刻的草原部族心都很大,比如說以后的金人,他們數千人就敢沖著數萬遼軍發動進攻,并且獲勝。

為何?

因為他們一直生活在草原上,弓馬嫻熟,而且野性十足。

而遼軍卻是養尊處優慣了,哪里會是他們的對手。

現在阻卜人優勢,但他們的用兵經驗卻不足。

以后的金人是怎么擊敗遼軍的?

打!

就一個字打!

不管你來多少人,我也不用計謀,就是一路廝殺,最終擊敗你。

這就是典型的一力降十會。

阻卜人也是這個尿性,隨即他們率先發動了進攻。

馬蹄聲震動著大地,博羅特歡喜的道“擊敗他們,我們去中京城!”

他去過一次中京城,那里的繁華景象讓他癡迷。

那里有無數美食,無數財富,以及無數美人。

男人在世貪戀什么?權利、財富、美人、美食,這四個是最大的誘惑。

宋軍舉槍。

“點火……”

博羅特看到了那些火炮,然后硝煙彌漫。

轟轟轟轟轟……

鐵彈沖了出來,阻卜人的戰馬開始驚惶。

鐵彈橫掃一切,阻卜人的陣型亂了。

“點火!”

轟轟轟轟轟!

若是沒有火器,不管是遼軍還是宋軍,要想和阻卜人廝殺,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可此刻還未接觸,火炮就已經打亂了阻卜人的陣型。

“霰彈……”

“點火!”

密密麻麻的黑點飛撲出去。

“這是宋人的火器?”

前方的阻卜人死傷慘重,博羅特面色蒼白的道“我們……沖殺上去!”

他想說我們怕是錯了。

但臨戰時這等話會傷士氣,所謂自己約的那個啥,含淚也得打完。

此刻的阻卜人以為約到了一個美人,誰知道來的卻是一個彪形大漢。這個彪形大漢還提著兩把板斧,特么嚇死人了啊!

“齊射!”

火槍齊射,阻卜人再度遭遇打擊。

他們野性十足,可這也代表著沒有見識。

在兩種火器的打擊之下,已經有阻卜人在喊著神靈的尊號,絕望的準備逃命。

他們把火器當做是神器,而導致的死傷就是神罰。

“再等等,我們能沖殺上去。”

博羅特在嘶吼著。

“齊射!”

第二輪齊射如期而至,第三輪接踵而來。

崩潰了。

神器竟然能連續不斷的殺人,這還打什么?

阻卜人開始崩潰了。

“那不是潰敗!”后面的耶律洪基被一隊阻卜人看守著,見到前面崩潰,他不禁大笑了起來,“蠢貨,沈安用兵最為狡詐,所謂的潰敗,那是假的,就是想哄你們這些蠢貨上當,哈哈哈哈!現在你們也敗了,好啊!好啊!”

一個失敗者最喜歡看到的就是另一個失敗者,如此他的絕望情緒會得到慰藉。

阻卜人在奔逃,剛剛組成的聯軍并沒有經過無數次勝利的打磨,一旦崩潰就不可阻攔。

沈安舉起手,牛角號長鳴。

左右側出現了黑線。

“宋軍的伏兵!”

有人在驚呼,博羅特只覺得渾身冰涼,他知道自己被那位好兄弟給上了一課。

“那是故意的潰敗,讓我以為他們不夠強大。”

“他們不止五萬人,但他卻很自信,覺得能用五萬人來擊潰我,隨后包圍……”

這是一場完敗!

在沈安的面前,博羅特和阻卜人一點機會都沒有。

兩側的宋軍在加速,漸漸包抄過來。

“弩箭……放!”

有錢的宋軍開始用弩箭洗地了。

阻卜人紛紛落馬,隨后包圍圈成型。

“棄刀跪地不殺!”

到處都是叫喊聲,還沒有捏合成型的阻卜人紛紛下馬。

博羅特茫然在馬背上看著疾馳來的沈安。

“我的好兄弟,又見面了。”沈安含笑道“很感謝你擒獲了耶律洪基,我會為此向陛下求情,讓你能有個好結果。”

耶律洪基被帶了上來,一見面就大笑“朕哄騙了這個蠢貨,讓他以為宋軍不夠強大,哈哈哈哈!”

“不,他知道大宋強大,只是他覺著野性能擊敗任何強大。”沈安從容的道“只是大宋用另一種強大擊敗了野性。”

他微微一笑,“大遼皇帝,陛下在中京城等著你的到來,整個大宋將會為了你而歡呼。”

“萬勝!”

到處都是歡呼聲。

這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廝殺。

耶律洪基被擒獲,代表著遼國已經不復存在了。

隨后就是緩緩的清理,把這片土地變成大宋的牧場。

至于野心,大宋的火器將會是很好的降溫劑,能給那些野心降溫。

……

本書完本前最后兩天了,有月票的……求票。

北宋大丈夫 https://lnwow.com/info-52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