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897章 盛世來了 回到首頁

第1897章 盛世來了
北宋大丈夫第1897章 盛世來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在丟失了幽燕之地后,失去了屏障的開封府并不適合當做京城。

據聞當年的太祖皇帝把京城放在開封也只是權宜之計,就等著局勢穩定之后再搬遷。

可一拖二拖的,最終這事兒就黃了。

于是當遼軍大舉入侵時,真宗皇帝被嚇壞了,一群臣子也被嚇壞了,都想趕緊卷起包袱跑路,去南方建立小朝廷。

幸而寇準出手挽救了大宋的國運。

澶淵之盟后,每次遼軍屯兵北方發出威脅時,東京城內都會人心惶惶。

敵軍從北方可以一路橫掃過來,而大宋有什么可以作為倚仗?

只是一些水田溝渠河流……以及樹林。

而到了后期,大宋唯一的倚仗就是天靈蓋。

金軍有狼牙棒,咱們有天靈蓋。

這種絕望的自嘲被記錄了下來,后人見了不禁覺得好笑,以為是開玩笑。

天靈蓋拿去擋狼牙棒?哈哈哈哈!

可這就是現實。

所以整個北方的軍民,包括開封府的軍民,對于遼國這個龐然大物真的是畏懼到了極點。

“此次北征,官家竟然親征,隨行還帶著文相和富相,沈安那個攪屎棍也跟著去了。”

御史臺里,呂誨依舊是斗志滿滿。

“為了此次北征,三司如今花費了無數錢糧,若是此戰不能滅了遼國,隨后就得等幾年才能再度征伐,官家定然會面子上過不去。

所以都記住了,回頭彈劾韓琦等人,說是他們蠱惑官家北征……如此官家也有個發泄的地方。”

幾個御史點頭。

“看看吧。”呂誨瞇眼道:“司馬光在求去,說是想去洛陽修書,修什么……歷代得失。名頭不小,可殿下是怎么說的?”

他冷笑道:“殿下說此等編書浩大,錢糧倒是不擔心,可唯一的顧慮就是……司馬諫院痛恨新政,如何能把歷代的得失公允的描述出來。”

呂誨搖頭,“沈安說過,史書是由勝利者書寫的,某深以為然,這等書,新黨不會留給我們去編寫,定然是自己動手,如此就能通過褒貶人物來激勵新政,為新政正名。”

幾個御史不禁苦笑了起來。

“沈家的當家娘子說了,沈家也會出錢請人編書,卻是編什么……范文正公生平。”

呯!

呂誨一拍桌子,怒道:“這是要打誰的臉?楊卓雪那個瘋女人,這是要成為眾矢之的嗎?”

范文正當年推行新政得罪了無數人,身后名也難免被人那個啥。

現在楊卓雪聽聞司馬光要編寫什么書,馬上就跳了出來,用這個來回擊。

“那楊卓雪還說什么……當時大宋岌岌可危,可士大夫們卻視而不見,先帝振臂一呼,范文正果敢出手……只是力有未逮,最后被那些士大夫們給陷害了。”

“操蛋!胡言亂語!”呂誨漲紅著臉道:“誰害范仲淹了?這是污蔑!這定然是包拯的吩咐!無恥!”

那個御史繼續說道:“楊卓雪說范文正當年黯然去了地方,郁郁而終。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就此成為絕響,有的只是蠅營狗茍,上下其手……”

……

沈家,楊卓雪在交代。

“官人在去北征之前就說過,要尋機為范公重新立傳,別人不弄,咱們家來弄,公平公允就是了。”

莊老實一臉糾結的道:“范文正可是有子孫在世的,譬如說范純仁。”

楊卓雪皺眉道:“范純仁那陣子還跟著那群人彈劾新政,怎么寫?不實在。”

“娘!”

芋頭來了,如今他看著小大人般的規矩,行禮后說道:“娘,毛豆在嚎哭。”

“為何?”提起小兒子楊卓雪就滿頭黑線。

“姑姑不答應帶他出去玩耍,他就滿地打滾。”

哎!

老娘真是前生作孽,這輩子才生了這兩個討債的。

楊卓雪看著大兒子,“先前去干嘛了?”

芋頭說道:“孩兒……只是去轉了轉。”

楊卓雪嗯了一聲,“別再上房了,否則等你爹爹回來收拾你。”

“好。”芋頭出去了,隨后從圍墻處悄然翻了出去。

他順著榆林巷往外走,一路溜達到了暗香。

“大衙內來了!”

伙計笑瞇瞇的出迎。

芋頭點頭,問道:“今日可有爹爹的消息?”

沈安有什么書信會直接寄來暗香這邊,讓這邊先查驗一番安全,若是正常再送到沈家去。

這次北征若是勝利,對于舊黨而言就是毀滅性的打擊,所以沈安很是謹慎。

王天德出來了,笑道:“書信還沒來,不過大衙內放心,有邙山軍跟著,安北出不了事。”

“陛下回京了,陛下回京!”

外面突然嘈雜了起來。

芋頭出去一看,就見許多人在往北邊跑。

他不由自主的跟著出去,隨即匯聚在了人流中。

“大衙內!大衙內!”

王天德慌了,趕緊招呼伙計追去,“趕緊去照看。”

芋頭若是出事,他覺得汴梁怕是要地龍翻身了。

伙計指著后面說道:“員外,有鄉兵跟著呢!”

王天德踮腳看去,果然看到兩個男子一左一右的夾住了芋頭,芋頭指著前方,兩個男子提溜著他過去。

“安北那頭老狐貍,哪怕是去北征了,依舊布下了手段,誰敢出手,回頭就等著斷腿吧。”

城外,趙頊帶著留守的群臣迎了過去。

大軍浩蕩而來,趙曙近前,趙頊行禮。

“遼國……滅了。”趙曙在極力裝作鎮定的模樣,可心中的歡喜卻再也忍不住了。

趙頊一怔,然后嘴角裂開,歡喜的道:“遼國滅了!”

城外全是軍民,聽到這話后,不禁就狂喜了起來。

“萬歲!”

無數人在歡呼。

等耶律洪基被帶上來時,氣氛瞬間直沖云霄。

“遼國滅了!遼國滅了!”

那些恐懼終究是遠去了。

“陛下萬歲!”

那些軍民在瘋狂的歡呼著。

皇帝親征,大伙兒都有些擔心,但更多的是期待。

大伙兒都期待著皇帝能把遼國打趴下,但滅國終究只敢想。

現在耶律洪基就在那里,遼國真的沒了。

人群簇擁著趙曙等人入城。

歡呼聲傳到了宮中,曹太后丟下了手中的活計,一路到了前面。

高滔滔已經盛裝在等候,見她來了,就笑道:“娘娘,官家回來了。說是大捷,已經滅了遼國。”

“佛祖啊!”曹太后落淚了,她顫抖著,眨巴著眼睛,“先帝若是聽到了這個消息,還不知道會如何歡喜。”

趙禎并不喜歡和遼國的皇帝稱兄道弟,哪怕是什么叔侄也不樂意。

按照他私下的說法,那邊就是蠻夷,若非是打不過,他定然會親率大軍去滅了遼國。

可那只是說說罷了,大宋的情況誰不清楚?別說是滅了遼國,連西賊都打不過。

所以先帝的仁慈看著格外的讓人無奈。

可如今遼國竟然就沒了。

“萬歲!”

歡呼聲漸漸靠近。

宮中也沸騰了。

無數宮人不顧規矩來了。

前方只見一個身影飛速而來。

“好快!”

有人驚呼一聲,但更多的人在歡呼:“是陳都知來了!”

跟隨著趙曙北征的陳忠珩回來了。

宮中再次見識了陳忠珩速度,堪稱是快若閃電。

陳忠珩的臉黑了不少,他近前行禮,歡喜的道:“娘娘,圣人,官家和殿下來了。”

曹太后問道:“國舅呢?”

陳忠珩說道:“國舅跟著燕國公去打高麗人,如今怕是已經在高麗了。”

曹太后心中一松,說道:“好,這才是將門本色。”

趙曙來了,近前后,他含笑道:“此次諸將士得力,祖宗庇佑,遼國……滅了。”

曹太后雙手合十,喃喃的道:“這個大宋……它真的起來了。”

高滔滔歡喜的和個少女似的,“官家,那大宋可是漢唐再現了!”

趙曙點頭,此刻的他很是自信的道:“是盛世,我這便去和祖宗說說。”

他第一次不是那么迫不及待的緩緩走去。

一路到了那個大殿前,他看看里面的牌位,然后走了進去。

那些牌位默然。

“百年前,大宋立國,從那時起,遼國就是大宋的夢魘。今日我來告知各位祖宗,遼國,滅了!”

趙曙微微頷首,然后轉身出去。他轉身時帶起了一點微風,那些香火驟然一盛,照的那些牌位亮了起來……

……

“大捷!遼國滅了!”

消息在汴梁各處傳遞著。

司馬光站在值房里,只覺得心中空蕩蕩的。

他在想自己這一生究竟干了些什么。

爭執,爭執,爭執……

他沖著一個叫做新政的敵人在不斷的沖殺,他告訴自己:某是為了大宋!

可現在這個新政卻給大宋帶來了無上榮光,以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盛世。

那么……他究竟干了些什么?

“老夫奔忙半生,所為何事?”

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所有觀點都被擊碎了。

什么新政如何如何不好,什么韓琦沈安等人如何如何的奸猾……

可這些在遼國覆滅的捷報之前,都成了笑話。

他回身坐下,開始書寫奏疏。

“……臣老邁,不堪官家驅使,乞骸骨……”

而呂誨則是懵逼了,在御史臺茫然發呆。

“遼國滅了?”

他在問自己,外面有人在大笑。

“哈哈哈哈!”楊繼年從未這般大笑過,可見這事兒帶給他的沖擊。

“盛世啊!”

盛世來了!

聽聽外面的歡呼聲吧。

那些百姓,都在奮力的歡呼著。

“盛世來了!”

北宋大丈夫 https://lnwow.com/info-52593/